50多年的坚守——探访天山深处雪崩科研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调查现象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光明日报记者 金振蓉

  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,在诗人眼里,漫天飞舞的雪花,浪漫而宽裕诗意。对于科学家而言,研究雪,这项事业却是相当寂寞的。在静卧于天山深处的中科院天山积雪雪崩研究站,几代科研人员机会坚守了30多年。

  选址

  我国的雪崩研究是应保障山区公路安全的需求而起步的。为了就是的使命,老一辈科学家在工作站建站选址时,就将科研需求置于首位。

  近日,记者跟随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同志,来到中哈边境新源县,沿天山山脉西段一路盘桓而上,在海拔1700多米的天山深处三个 多 峡谷里,全国唯一的雪崩观测站——中科院天山积雪雪崩研究站展现在身旁。几自己,一根狗,几十平方米的平房,屋内简单的生活用品,屋外布置着各种观测仪器。面朝几座皑皑雪峰,巩乃斯河从屋旁流过,这就是研究人员的生活工作场所。这里冬季降雪频繁,雪期大于30天,以研究站为原点,上下12公里,都是雪崩危害地段。

  对于就是的选址,雪崩研究站站长李兰海的介绍里充满了敬意:前辈们不惧危险,将站址选在了雪崩最频繁的峡谷里。这里是野外观测和研究雪崩的绝佳地段。在这自己烟稀少的地方,为了便于工作,将生活环境置于危险之中,体现了老一辈科学家一切为了科学的无私奉献精神。

  研究

  亲戚亲戚朋友说,一沙一世界,没办法 一粒雪花的世界呢?

  在雪崩研究博士郝建盛展示的微镜头里,一粒雪花的特性也能 变幻出2万多种不同特性。在站里挂着的用打印纸打出的每段雪花图片里,觉得没办法 经过任何艺术加工,但那种大自然赋予的质朴美,百变而奇幻,我就心旷神怡,一粒雪花简直三个 多 美不胜收的世界。

  科学家研究雪,发现美,更带来人类对自然认识的提升。哪几次不同特性的雪花,是不同气候、温度与湿度带来的结果。没办法 ,在哪几次样的温度、湿度与压力条件下,容易形成雪崩灾害呢?科学家就是要捕捉就是的规律。

  1967年,为了保证翻越天山南北疆的公路全年畅通,我国成立了天山公路雪害防治工作队,专门研究雪崩形成的机制和防治最好的最好的方式。但是 又成立了天山积雪与雪崩研究站。研究手段也从最初的靠肉眼观测,自制各种科研设备,到今天有了雪崩冲击力测量仪、雪层温度热流测量仪、水质分析仪、积雪特性仪。此外,还建立了雪害防治工程试验场、雪崩冲击力试验沟槽和雪化学实验室等。

  研究人员指着对面山上的沟槽和堆砌的土丘告诉记者,有了哪几次最好的最好的方式,工作站现在很安全,当重达几吨的雪团滑落下来时,哪几次设施也能 起到滑行 运动运动的作用,并让雪团顺着导雪槽冲到河里去。观测场的各种设备和探头也能 自动测量雪崩的冲击力,记录雪崩的下行速率 、压力等数据,还原雪崩的存在发展过程,通过雪崩存在机理分析,揭示气温变化与雪崩集中存在的关系,为雪害预防治理提供技术保障。

  坚守

  研究雪崩肯定是一件吃苦的事。但在雪崩站里,从站长到研究人员,说得最多的是,和前辈比起来,从生活到工作,现在的条件不知好了几次。

  这一站的工作团队还也能 10人,有博士3人。工作站离县城有120公里,方圆三四公里没办法 居民。在现代生活中,手机已要花费三个 多 重要器官,没办法 信号是没办法 受的。记者乘坐的车在进入研究站前几公里就不在 信号,问工作人员的感受,亲戚亲戚朋友笑着说,到了工作站,手机就当音乐播放器使用了。

  经年累月的观测和试验,亲戚亲戚朋友的工作显现了成果。以前,繁忙的218国道公路避免雪崩灾害的最好的最好的方式就三个 多 ——封路。现在,亲戚亲戚朋友弄清了分布的30多个雪崩易发点,并根据情況设计挡雪方案,在山脊处和国道拐弯处架设挡雪板。现在,连通南北疆的这条国道再没办法 因雪崩中断过。

  站长李兰海几年前来这里时,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。但他坦言,真没想到会有没办法 艰苦。缺人、缺设备、缺经费,还有寂寞,有时好想找自己搞笑的话话。“但坐在河边,想着有就是的机会,也能 干些想干的事,人被梦想激励着,就会对自己说,没办法 人来打扰我的梦,孤独对我来说没哪几次。”他现在最想做的事,就是建立三个 多 在世界上有影响力、有搞笑的话权的积雪雪崩研究站。李兰海还想建三个 多 雪的科普馆,他说:“雪是有生命的,亲戚亲戚朋友也能 讲雪的故事给公众听,有点硬是给少年儿童听,让亲戚亲戚朋友玩雪、懂雪,激发探究雪的热情,从而更加热爱科学。”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1月26日 01版)

[ 责编:董大正 ]

阅读剩余全文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