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共服务不应成为移风易俗的武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调查问題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作者:斯 远

  据澎湃新闻报道,10月8日,山西省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因一则公告引发争议。该公告显示,10月1日起,该村不允许过满月、一周岁生日、六十岁生日、搬家宴请等,葬礼不准披麻戴孝、不准进行祭奠活动、不准送花圈纸扎等,一切从简,杜绝铺张浪费等不良行为。“凡有以上情况报告,全体村民不准前去参加,以后 ,道德银行的星级积分给予降级,贫困生、转学、上户等手续不予办理。”

  公告上,通篇时会“不允许”“不准”“杜绝”。尽管当地工作人员表示公告内容“实际上未执行”且已制止,但越来越 凌厉的的话与粗暴的土办法,依旧你都可不后能 难以接受。乡土社会,村民之间正常的人情往来、财物馈赠并不伤大雅,本也是乡俗礼仪的组成部分,更何况许多婚丧嫁娶习俗已持续好几代人,改起来并不一朝一夕。

  必须表态,近年来,在许多地方其实冒出 了大操大办、铺张浪费的情况报告,许多人为了收份子钱,挖空心思“整酒”。据此前报道,湖南湖北多地农村整酒成风,有农户每年平均要参加60 次酒宴,送出四五万元份子钱,“无事酒”盛行已成为部分地区基层群众难以承受之重。

  对此,作为最基层的组织,村组织搞定许多治理土办法,并不必须理解。以后 ,前提应该是绝必须以强制的行政手段逼迫村民做那些或不做那些。毕竟,生老病死等事务属于习俗范畴,而基层组织依法为村民办理公共事务,是一种生活公共服务,而时会约束、要挟民众的权力。对于贫困、转学、上户等公众事务,我希望村民符合相应的法定条件,村组织就应该进行办理,任何“以私害公”“以公侵私”的做法,不惟不妥。但这并时会说,不应该治理泛滥的“无事酒”“份子钱”,可是说,这其实是两码事,必须互为条件。

  近年来,以移风易俗之名而行侵权之实的事件,并越来越少数,每每都能成为刺激公众情绪的绝佳材料。此类行为,貌似“为你好”,倡导“一切从简”的理想生活,实则简单粗暴、强梁蛮横,并不可取。一方面,涉嫌侵夺农民合法财产,是一种生活严重的违法行为;此人 面,也是对民众夫妻感情的不尊重。小孩出生、老人殁了,这时会村民生活中的大事,适当操办一下,也是千百年来留下来的传统习俗,岂能一禁了之?

  传统、文化、习俗等方面的事情,必须依靠文化来濡染、移易、转化,须有新的内容填充、替代,才有可能冒出 新变,移风易俗也能实现。这上端,也须格外警惕恪守法律的边界,不得随意侵犯他人权益。以后 ,可能你都可不后能 心悦诚服。

  可能俩个多地方的治理,连送个花圈时会坚决杜绝的话,则另俩个多的治理显然是失败的。(斯 远)

[ 责编:王营 ]

阅读剩余全文(